再看看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的收支中货币所占的比例

《世界经理人》此前报道过“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”这一数据背后的真实情况:使用人民币作为贸易融资最多的五个国家和地区中,中国、中国香港、新加坡占了94%的使用份额,第四和第五位的德国和澳大利亚仅仅各占2%的份额。人民币计价的贸易融资大幅上升,与其说是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接受度更高,不如说是受人民币升值、人民币利率收益较高的吸引,更多的资金通过贸易融资这个“快车”,进入中国套利的结果。

《时代周报》近日对这一话题作了深入报道。报道也认为,成全球第二贸易融资货币,但对人民币实际意义仍然有限。目前国际贸易的现实情况是,即使以人民币开的信用证,但在结算时仍然还是用美金的。因此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的收支中所占的比例连1%都不到。要实现人民币地位质的提升,进行实质意义上的国际化,关键还是开放资本账户,实现自由兑换。以下是报道的节选:

贸易融资货币并不等于贸易用的货币,其是指在商品交易中,银行运用结构性短期融资工具,基于商品交易(如原油、
金属、谷物等)中的存货、预付款、应收账款等资产的融资。贸易融资货币是传统的商业银行的很大的一块业务,仅次于存款贷款业务,是第二大收入来源。以进出
口商为例,其从接受订单到收发货物到支付接受货款的过程里,存在一个周期即时间差,而不像零售也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企业为了增加业务周转就会向银行进行贸易融资。而过程在于,银行先帮进出口商验货,然后在第一时间把钱打给客户,同时,银行在一定时期后才会从另一方那里收取缓交的金额,并收取利
息的。尽管要收取利息,但对交易双方来说,会让交易变得更加安全,更加有信任感。银行用它的信用在中间做一个担保。

“这个新闻乍一看很厉害,但是实际现在国际贸易上,欧洲进出口贸易比较低,银行也没什么业务,信用度又低,处于萎靡状态。中国相对来说贸易活动比较多,处在活动膨胀期,所以银行开的信用证当然是以人民币来开,但这个并不能反映实质。”中银香港的一位外汇管理人士告诉时代周报,由于人民不能自由兑换,香港拥有规模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存款基础—逾7000亿元人民币,那里还是中国内地以外最大的人民币交易中心,这些交易中的大部分都是通过中银香港来进行的。

“而且即使以人民币开的信用证,但在结算的时候不一定用人民币,更多地可能还是用美金的。再看看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的收支中货币所占的比例,人民币排
得很后,所占的比例连1%都不到。所以对于美元来讲暂时是完全没有冲击的,对于日元欧元来说,冲击也不太大。”这位人士继续补充。

“有一个事实是8%里,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国的内保外贷,就是虚假贸易,不一定真的是进口商做贸易进行融资,只是一种借钱的手段和名目,正确的数
字是很难知道的。”一位大型商业银行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透露,“这种数据当中存在一定水分,不能完全作为依据。近两年来进出口贸易商的日子不太好过,内保
外代的情况正迅速增加,国家外管局也会出台对策。如果严查的话,未来这个数字可能下降。”

而且根据SWIFT的其他数据,人民币的表现并不抢眼。就全球支付货币这块,10月份人民币作为全球支付货币的排名保持在第12位,市场占有率甚至还略微下降,只占0.84%,落后于港币和泰铢。10月份全球支付货币的总金额增长4.6%,但人民币的增长只有1.5%。在交易货币这块,人民币尽管位列第8,但份额不到2%。

“除此之外,在解读这个新闻的时候,融资成本也要考虑。不能因为这个数字上升了,就认为人民币在境外融资的时候受到特别的欢迎。因为如果在境外融资人民币,成本虽然低,但利息还是比美元高,所以从成本上来说,没有什么特别意义需要融资人民币。”招商银行外币资产与衍生品交易负责人顾一夫向时代周报指出。

国际化关键在自由兑换

要成为所谓国际货币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顾一夫认为:“贸易融资货币并非一国货币在国际上表现的唯一指标,还有其他比这个重要哦的指标。比如美元
地位的表现包括有贸易商储备美元、结算上使用美元、国家储备上使用美元等等,这些都是美国经济地位的象征,也在一定程度上给美国带来好处,如让美国企业结算成本降低、结算风险降低,还可以输出通胀。”

多位采访对象都表示,如果人民币依旧不能自由兑换的话,那么是无法完成成为主要国际货币的目标。“总体来说,除了贸易融资货币外,购买人民币债券作为国家储备,人民币获得IMF里的特别提款权地位,人民币成为国际结算货币,这几样东西都办成,才能说明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地位有本质提高。单凭SWIFT这个数据的变化,不见得能有多大影响。”顾一夫分析,“而要完成这些,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,那就是需要人民币自由兑换。”“人民币最终会国际化,但要实现这个目标
必须要实现资本项目的自由流动,上海自贸区已经实现了这方面的尝试。”杜金岷认为。

“需要开放人民币作为资本项目,因为只有人民币自由兑换货币才能使人民币真正国际化。”林江分析,“但如何维护汇率的
稳定,又是一个问题,如果中国企业核心竞争力不强,再加上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,那么汇率就难以维持稳定,就容易被索罗斯、巴菲特这样的投机者投机,冲击金融机构的稳定,大起大落的汇率会压抑对外的中小型企业。所以我建议政府放开利率管制,然后一旦实现人民币的自由兑换,央行要出台措施应对可能的汇率波动。”